个人破产制度在深圳破冰 首次提请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

  央广网深圳5月4日消息(记者刘祎辰 孙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5月4日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3日,正在公布中的失信被执行人5813824位,这其中包括企业法人和自然人。企业资不抵债,可以通过破产程序重整或者退出市场。对于那些诚实,但不幸陷入债务纠纷,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个人,如何让他们有重新开始正常生活的机会,又能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近日《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草案)》(简称“个人破产条例”)首次提请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并将在近期公开征求社会意见。深圳为何迫切推进个人破产立法?个人破产制度在深圳的破冰对我国破产制度的完善有何作用?

  为什么深圳如此迫切地推动个人破产制度的破冰?截至今年1月底,在深圳登记的个体工商户123.6万户,占深圳商事主体总数的37.5%。除了数量惊人的创业者以自然人的身份进行创业,还有很多小微企业主往往将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捆绑在一起,企业可以破产,个人不能破产,不少债权人要求企业主以个人财产进行抵押。这不仅加大了金融风险,也给高利贷、地下钱庄等非法融资创造了空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深圳市商业联合会执行会长林慧说:“因为我们有大约百分之七八十的企业在做企业贷款的时候质押了个人的财产,应该说是押上了他们的身家性命。我们希望这部法能保护到这些为我们深圳发展建设敢于冒险、敢于投资、敢于担当的这些企业主,给他们有一个缓冲的机会。”

  我国企业破产法2007年6月1日开始施行,却被学者们称为“半部破产法”,个人破产制度的缺失,一方面造成了市场主体之间的地位不平等,另一方面也影响了企业破产制度的效果。个人破产制度是指自然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通过法定程序宣告其破产,将其剩余资产公平分配给债权人,对未得到清偿的债权,免除他继续清偿责任的制度。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认为:“对于那些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让他们有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个人破产条例实际上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套规则。”

  活跃的经济活动给深圳提供了探索和践行破产制度的沃土,2019年1月14日,深圳破产法庭正式揭牌成立,这是全国第一家破产法庭,此后破产案件快审模式、破产财产网络拍卖、企业股权整体拍卖等新作法从深圳推广至全国。而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的试点工作也为个人破产制度立法工作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欣新说:“现在的个人债务清理主要是走市场化的自愿、自治的原则,靠当事人的协商来解决相关的法律问题。它在社会上起到了转化旧有观念,使人们能够接受个人破产制度,让其成为市场经济一个必不可缺的制度理念;另一方面,在相关制度的建设和实施方面,它也取得了很多有益的经验。”

  个人破产条例应该涵盖哪些内容?李曙光分析:“个人在破产的时候他应该留下多少财产,就是我们讲的自由财产,满足他的基本生活需求;在什么条件下他可以免责;他的报告义务;谁来负责具体处理这样一些个人破产,比如要成立相关的政府机构,指定管理人;特别是如何打击那些逃废债、假破产,这些方面要特别完善。”

  有人担心,“个人破产”会不会给“老赖”松绑?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深圳经济特区立法研究中心主任黄亚英分析,个人破产制度设计首先可以保护债权人。黄亚英表示:“‘个人破产’,首先它对债权人有利,遇到老赖的时候,债权人可以去法院申请老赖破产,这样把所有的资产都给你搜出来,都给你拿来清算,保护债权人。”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相关负责人对个人破产条例立法指导思想进行说明表示:“立足特区实际,充分体现深圳特色;妥善清理债权债务,公平保护各方当事人利益;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救济诚实不幸的债务人;学习借鉴市场经济比较发展、比较成熟的国家和地区的破产立法经验,开展制度创新。”

  深圳的试点和破冰,对我国破产制度的完善必将起到积累经验的作用。王欣新分析:“要充分借鉴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和有益的实施方法。个人破产问题的解决是社会化的大工程,我们不能就破产而谈破产,而要充分去调动社会各方面的资源和力量,协同处理才能够取得最好的社会效果。要注重于在中国国情下的创新,这样才能够使我国的个人破产问题得到全面、妥当的解决。”

(文章来源互联网,基于程序云采编服务自动发布,删除请联系: )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
18.208.202.194